当前位置:主页 > M假生活 >解构主义 :预见想像 拍出你的个人 风景 >内容

解构主义 :预见想像 拍出你的个人 风景

2020-05-28 18:42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688)

拿着 相机 的时候,你会在拍摄前初步描绘好心中的画面吗?这样的提问似乎太过于抽像,今天的 风景 如何,老老实实地呈现,事先预想有何作用?这幺说好了,假若拍摄主题是 晨曦 或 黄昏 ,你要怎幺拍出不同于别人 视角 与观点?我们常常在讲的 构图 ,就是从这个发想开始,首先要知道拍出来的画面跟你心中想呈现的 image 符不符合,依靠直觉(日常涵养)判断画面中元素的去留,接着让观看者发现专属于你的 摄影语言 。

 角楼与柳枝

作为一个有创造性的摄影家,除了要善于发现, 还必须有较强的「预见」 能力。也就是说在拍摄之前即能在脑海中形成拍摄完成后的大致图像。这种预见能力又可称为想像力,这种想像力除了有关天赋,还主要来自于平时对摄影语言的深入学习、熟练掌握和灵活运用。如果对摄影语言了解得越多,就能在拍摄前,进行构图时,越準确地预见,并能保证作品的成功。

北京故宫的角楼是摄影人非常爱拍的景物之一,我也不例外,可是拍来拍去也没有什幺新意,顶多是捕捉到奇特的气象作为角楼的背景而已。可是有一次我在角楼附近的一个新位置,忽然发现了新构图的可能性,如果用长镜头那压缩空间的性能和产生剪影的曝光模式,就可以预见到最后拍出的将是柳枝仿佛从角楼顶上长出来的样子,由于有了这种想法,我最后找到了一个符合自己预想构图的位置,也就完成了这张以点、线、面构成的迥异角楼之照。

渔火

年轻时, 我读了唐诗名句: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脑中就燃起了再难熄灭的诗意渔火。然而长期以来,这在心中始终是种朦朦胧胧、看不真切的感觉,因为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渔火。

终于有一天,我见到了现实世界中的渔火,那并不是在浪静波平的江南水乡,而是在洪波涌起的秦皇岛外,北戴河海边。当时我刚为某公司拍完广告照片,正与模特儿、助手等人往回走,只是不经意地向大海回头一望,整个人就突然地呆在那里,因为我在那一 时看见了它,看见了于波涛间起伏的渔火,这时根本容不得多想,只能连忙重新将相机取出,架在三脚架上,对準了亮着渔火的渔船,果断地按下了快门。

为什幺我能在短暂的时间做出这样的判断与选择呢?这恐怕是由于我长期以来对渔火所产生的朦胧但又有明确指向的美感追求,所以一旦遇到这种似突发性质,却实则在长期盼望之下的美感冲击,即能凭直觉抉择于瞬间。

朝云

照相和摄影在人们的固有观念中似乎是一个同义词,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我个人觉得照相是指拍摄你所看到的景物,而摄影却是指拍摄你想看到的景物。因此,摄影家必须具备以下这种本领:「要能从你面前真实的风景中发现符合你审美观念的形式因素,并以带有你个人印记的摄影语言,于影像上呈现出来。」

冬天的坝上,在我面前的景物是无起伏的原野,无特色的山丘,无豔光的朝云,一切平平常常,按常理应该弃之不照。可是透过镜头仔细观察,却发现朝云和山丘之间存在着的差异性(轻重、小大、明暗、鬆软与坚实⋯),这些在拍摄时都可以强化成对立的感觉。

但是如果将这种对立统一起来,就构成了形式因素中的对比。如此一来,这些缺少美感的朝云和山丘在对比中即会显示出一种相互依存的共有美感。为了达到这个预想目的,我在曝光时,以天空的中灰度为基準,然后再减少两级曝光,由于朝云本来亮度极高,所以在画面上仍然是最炫目的色块,山丘却因曝光严重不足,失去了原有的细节和立体感,而形成浓黑的色块。这种强烈的对比,即让现实中的风景转化成摄影者心中所想看到的,且具有审美价值的影像了。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