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J泰生活 >从灯火阑珊处走来―侧记中正大学、嘉义与318运动(上)>内容

从灯火阑珊处走来―侧记中正大学、嘉义与318运动(上)

2020-06-17 12:01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798)

运动的初衷是冲动

话说从头,318当时我对服贸议题的印象,就是在新闻上看到守护民主平台和反黑箱服贸协议主办「守护台湾民主之夜」,当下只觉得这样的行动没什幺用,「服贸差不多要过了吧!」的念头涌上心头。但到了当天晚上,发现参与守夜活动的人们一拥而上、冲入立法院,这才让我精神一振,「我们正在书写历史」,这样的动力驱使我和朋友北上前往立法院。

到了立法院之后,我们先在週边观察状况,同时也和异议性社团的朋友们交换资讯。当时的状况是,立法院外有许多群众或听短讲、或互相聊天,包围立法院以声援议场内的学生。不得不说,到了立法院週边就是有种想冲场的感觉,在319的中午我和朋友差点要冲入立法院,但想到社团通知我们回去开会,就决定作罢南归。

从热血北上到回归在地

从灯火阑珊处走来―侧记中正大学、嘉义与318运动(上)

回到嘉义之后,我们社团(中正牧夫们社)开始进行校内的串联与动员,从募款、宣传、包车、联络等工作同步在进行处理,为的就是能够在明天将中正的学生带去立法院进行声援。在大家的努力和校内的支持之下,我们在20号的傍晚,带了九台车、近三百个人出发前往台北。值得注意的是,这波北上的人们并不是只有中正的学生而已,也有嘉义大学、南华大学的同学一齐参与;同时,在嘉义市也有民众发起公民论坛活动,在嘉义市政府前声援反服贸运动。

约莫晚上九点我们终于抵达台北,社团便带着一同北上的同学们前往济南路群贤楼,由于立法院週边满满的都是人,这时社团成员们便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成员们分队将同学们带往定点,其中还发生差点冲进中山南路而困住的状况,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抵达了群贤楼前。

为了让同学们能够有更多的参与感,社团的成员们便分组下来带讨论,和同学们聊服贸、聊议题、聊自己为什幺会北上参与。在这里遇到的三个问题是,首先其实有些同学上来就是期待会去冲场、或是和国家进行正面冲突,但在当时我们并没有遭遇到这样的机会;同时,社团在出发前再三提醒大家有可能遇到清场、冲撞,可是自身其实多少有身为组织者的责任感,想以大家安全为优先考量,就算有这样的机会,我还是会让大家自由选择是否参与,以尊重大家的意愿为主,而不是盲目的带着大家冲场。

其次,在生活经验上彼此之间毕竟有所落差,导致在聊天时多半以我们分享议题的想法,和他们进行观点上的交流为主轴,比较难引导他们主动进行分享;当然也可能是怯场啦,不是每个人都有在群众面前分享的经验,这都需要练习和勇气。最后,社团必须帮忙维持济南路舞台的热度,导致人力被分散、无法继续带领讨论,实际上牧夫们社当时的人力也不足以兼顾两边,势必要有所取捨,否则只会事倍功半、落得两头空。

对于从嘉义上来的我们来说,时间是最大的问题,大多数的同学下周都还要回去上课,现场也没有新的变化,所以社团决定回去学校。一来是对和社团一同北上的同学们负责,有始有终做到组织者该尽的责任;二来虽然我们在立法院外不断的守候,但总觉得留在这边使不上力,人生地不熟的我们有更该去做的事,而不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待在这里。想清楚了,既然这样,就回到嘉义、回到我们熟悉的校园,做我们该做的事。

天上掉下来的学术自由碑!?

回到嘉义之后,我们就开始讨论到底该做什幺、能做什幺,是该去嘉义市帮忙撑场,还是在校园里做些活动呢?又要作什幺活动呢?想着想着,就看到台大学生在号召一起罢课反服贸,我们就决定在校内号召学生响应罢课。但除了罢课之外,应该要做点更积极的事情,所以就想到在户外办公民讲堂,让学生在罢课之余也能有所学习,并且让大家能对服贸有更多面向的认识,这才有了公民讲堂罢课活动。

犹记得从322那晚开始,整个社团为了324开始的罢课与讲堂,去进行各项準备,从连络讲者、借器材、文宣製作、美宣製作和串联罢课;还有,由于时间太赶,好几个老师都不能来,直到24号半夜,才终于排出讲师名单;更扯的是,原本只办一天的公民讲堂,因为效果不错,结果一连办了四天,而且罢课其实没有串连成功,大家都是轮流出来听公民讲堂、或是在老师带领下进行课堂参与,顶多只有零星的翘课声援者,却没有以系为单位的罢课出现。

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公民讲堂作为一个反抗的标誌,在校内、在嘉义都有发挥议题宣传的效果,连中正大学的吴志扬校长都来参与公民讲堂。虽然不免有收割之嫌,还是代表中正大学的校风开明和公民讲堂的影响力,从日后中正大学还在那块草坪上立「学术自由」碑,就不证自明了。

从灯火阑珊处走来―侧记中正大学、嘉义与318运动(上)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